布达佩斯技术与经济大学(BME)教授成为中国科学院首位匈牙利籍院士

朗读这篇文章
匈牙利布达佩斯技术与经济大学(BME)机械工程学院应用力学系迦博史蒂本 Gábor Stépán 教授今年被中国科学院选举为外籍院士,此举表明匈牙利和中国之间的科学关系更加紧密。

迦博史蒂本日前接受了匈牙利媒体的采访,以下是采访问答:
问:如何取得中国科学院成员资格,走过什么样的道路?
答:这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不仅因为中国离匈牙利有多远。早在 20 世纪 80 年代,我就开始与一位来自武汉的教授通信,他在英国做博士后期间撰写了有关机床非线性振动的论文。就在那时,我听到了中国实行开放经济政策和大力发展高等院校的消息。中国科学家开始访问西欧和美国,我在科学会议上结识了几位研究人员,并收到越来越多的参加中国动力学会议的邀请。

然而,我第一次访问中国是在2002年,因为我对在这样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旅行有些担心。我首先去了南方古都南京,那里有一个国际知名的大学研究团队正在研究机械系统的振动稳定性。2006年和2012年,我再次参加了那里的会议。我所看到的大学在专业方面和城市本身所取得的进步简直令人震惊。我们行业中最负盛名的活动,国际理论与应用力学大会于 2012 年在北京举行;此次担任东道主,体现了中国力学研究的发展和对中国力学研究的认可。
问:近40年来,你们有过哪些合作?
答:2012年,中匈科技合作计划首次征集,南京大学和BME应用力学系的研究团队获胜。从那时起,我们每年都会与几位中国研究人员在我系进行为期 1 至 3 个月的会议;我们的几位教师、研究人员和博士生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力学研究所进行为期 2 至 4 周的考察。

许多共享成果和联合出版物使匈牙利和中国博士生的论文受益匪浅。我们共同组织了国际研讨会,我赢得了一些面向外国申请人的中国项目,我们与中国公司建立了专业关系。每两年,我都会在南京大学为硕士生和博士生主持暑期强化课程,2018年有来自北京的学生和老师参加。
我获得了南京大学的名誉教授称号,并在动力学和生产技术国际会议的全体会议上发表了演讲。我和我们系的博士生团队一起参加了他们的国际发明大赛并获得了三等奖。与此同时,我们为来到匈牙利访问的中国同事提供了参加欧洲会议、参与欧洲研究界的机会。

通过微小而持久的努力所取得的成果还在继续,其中包括与来自合肥、西安和上海以及和许多其他城市大学合作的越来越多的项目,这些学生在匈牙利度过了更长的时间并在中国获得博士学位,建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有一位法国博士生因为新冠疫情无法返回南京,但鉴于我们的良好合作,中国研究中心同意向我们支付奖学金,所以他在我们这里进行了一年半的研究,他即将在南京进行论文答辩。
问:过去几十年来您还发现了哪些连接点?
答:我们的合作有一个历史基础,这让我感到惊讶,这是一个强烈的灵感,几乎是一种义务。一方面,我不知道在中国几乎人人都知道桑多·裴多菲的《自由,爱》这首诗,因为他们在学校里会学习这首诗,而且我也不知道中国工程科学界对托多·卡门有多么尊重。1995 年,在帕萨迪纳的一年里,我收集了很多关于托多尔·卡门 (Tódor Kármán) 的信息,他是当地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创始人之一,该实验室至今仍是美国的太空研究中心。亲自见过卡门的教授们给我讲述了钱学森的有趣故事,钱学森被认为是他最好的中国学生。1955年,钱学森回到中国,成为中国火箭计划乃至太空研究计划的负责人,并亲眼目睹了中国第一个空间站进入轨道。

因此,难怪每个航空学院的走廊上都挂着钱学森的照片,但我很惊讶地看到卡门的照片就在他的旁边。钱先生始终高度评价卡门杰出的专业知识和开放的态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创始教授兼第一任校长范绪继也是卡门的学生,但他于 1939 年毕业后立即离开帕萨迪纳返回中国。有趣的是,中国一次航天任务的着陆装置着陆位于月球背面的冯·卡门陨石坑,为中国媒体提供了另一个提及钱学森和卡门故事的机会。当我带着我的中国客人参观K楼时,我们总是在礼堂的Donát Bánki雕塑前停下来,我告诉他们,他是Kármán的老师,帮助他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我还向他们介绍卡门风洞以卡门名字命名的流体力学系。
西奥多·冯·卡门(Theodore von Kármán,原名Szol-loskislaki Kármán Tódor,1881年5月11日—1963年5月6日),出生于匈牙利布达佩斯,航天工程学家,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生前是加州理工学院教授。西奥多·冯·卡门开创了数学和基础科学在航空航天和其他技术领域的应用。
冯•卡门1929年受清华大学理学院院长叶企孙教授的邀请,首次访问清华大学。1937年第二次访问清华大学。 冯•卡门在清华大学早期创建航空工程学科的过程中,他的贡献除举荐他最得力的助手华敦德博士来清华工作之外,另一个功绩当属精心培养赴美留学的中国青年学子,其中最著名的当属钱学森。
在他的长篇自传中,曾以“中国的钱学森博士”为题,以整整一章的篇幅详细回顾了他与钱学森的友谊、钱学森的出色工作、以及在钱学森回国前受到美国政府不公正待遇的不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